首页

AD联系:3171672752

足球比分网

时间:2020-02-27 00:12:02 作者:真钱二八杠 浏览量:35506

AG永久入口【AG88.SHOP】足球比分网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见下图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见下图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如下图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如下图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如下图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见图

足球比分网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足球比分网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1.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2.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3.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4.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足球比分网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188比分直播网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bwin888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推牌九

垃圾是不分国界的,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环亚视讯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亲朋棋牌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相关资讯
明升体育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水果老虎机

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泰国、越南、菲律宾、纷纷受不了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无穷无尽的垃圾输入,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中国不再接受洋垃圾。一场世界“垃圾大战”已经开启.....!

中国早在2017年7月就对“洋垃圾”下达了最严禁令,从2018年1月起开始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而受此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只能为这些“洋垃圾”寻找新的接盘侠。东盟国家被欧美盯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洋垃圾”的接收大户。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纷纷收紧对“洋垃圾”的进口限制,先后多批次退回来自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装有废品的集装箱,用实际行动表态,不愿充当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7月18日,柬埔寨政府在该国西哈努克港截获了83个集装箱的塑料废品,经查它们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柬政府环境部表示,必须让这些废品“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同时要追究相关进口企业的责任。首相洪森此前曾声明,柬埔寨不允许进口任何类型的废品进行再加工处理。5月31日,经过菲律宾数年的交涉及抗议,69个装载着垃圾的集装箱终于被运出菲北部苏比克湾自由港,驶向其源头地加拿大。为了让这批垃圾“物归原主”,菲律宾政府可谓费尽周折,甚至不惜与加拿大方面打“外交战”,曾因为此事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菲驻加拿大外交官。今年5月,马来西亚宣布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马来西亚能源、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重新审视其塑料废品处理方式,停止把这些垃圾运往发展中国家。眼下,东南亚地区反对处理外国出口垃圾的呼声越来越高,印尼不久前才宣布将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5月,马来西亚宣布要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菲律宾在6月则将69个装有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整件事以加拿大和菲律宾两国外交龃龉告终。

东南亚国家中,印尼、泰国等国也纷纷对“洋垃圾”说不。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普特?普特拉说,印尼政府已决定把5集装箱垃圾退回到美国,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普特拉呼吁政府立场坚定地抵制“洋垃圾”,并严惩那些参与垃圾进口的公司或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环保意识抬头,西方发达国家背后的环保假象也逐渐开始被揭穿。比如澳大利亚这个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国家,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当地海关13日表示,当地时间12日,在一艘开往新加坡的货船上装载了8个集装箱的垃圾,重约210吨,其中有危险品以及生活垃圾。而这8个集装箱的“毒垃圾”则来自澳大利亚!对于“洋垃圾”输出国的澳大利亚来说禁令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澳大利亚专家认为,亚洲各国对废弃物的拒收态度对澳大利亚地方税收和居民影响巨大。地方政府当时预计,新的垃圾回收成本将“高于2.25%监管上限的1.1%至2.5%间”,一时间,垃圾填埋场计划如何实施、如何确定税收增幅等问题都呈现强烈的紧迫性。澳大利亚城市面貌光鲜洁净,其实对垃圾的解决大多简单粗暴:一是自行填埋,二是丢给其他国家处理。可眼下,陷入垃圾围城的这些国家在快要达到极限时,终于决定“自强”,想到要“奋起”处理送不出去的垃圾。对于社会发展中的垃圾处理问题,各国自扫门前雪应该是自己国家的基本责任!一些饱受诟病的发达国家在垃圾处理问题上总爱“甩锅”,把自家产生的废弃物运往别国处理。这当中有多重原因,一个重要因素是发达国家垃圾产生量巨大,人均垃圾产生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全球风险与战略评估公司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本月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口约占世界4%,其城市固体垃圾产生总量却占全球12%。相较之下,中国和印度总人口约占世界的36%,而两国产生的城市固体垃圾总量只占全球约27%。其次,出于处理成本、环境压力等因素考虑,一些发达国家也更倾向于将本国产生的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在本国处理。然而,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普遍提高,这种做法正变得行不通,多个东南亚国家拒绝来自发达国家垃圾的做法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使得发达国家转移垃圾的自私行为不断受到遏制。实际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际社会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各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这类重要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转嫁污染的做法将难以得逞。对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要彻底将“洋垃圾”拒之门外,还需要建立严格的管控制度。印尼环境保护联盟负责人普特拉就此表示,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勇气可嘉,东南亚国家也应对此建立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开展了“蓝天2018”专项行动,实施5轮强有力的、专门针对固体废物走私的打击行动,取得非常大的威慑效果。今年的“蓝天2019”专项行动,仍将继续坚决打击“洋垃圾”走私。马来西亚自然协会主席艾哈迈德?伊斯梅尔教授则认为,为了更有效地阻挡“洋垃圾”,东盟国家可以共同应对,在地区层面建立起限制机制,如此才能防止本地区沦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

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垃圾在哪里都会对全人类有危害,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妥善处置我们在地球上制造的垃圾上,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把垃圾抛到离自己很远的其他国家就安全了。发达国家出口垃圾的行为是饮鸩止渴的行为,是对自己和对他国都不负责的行为。发达国家理应依靠自己超前的环保意识和技术为后进国家做好榜样,而不是带头一起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环境变得更糟糕。

(编辑:小虫)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