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带有wr的单词有哪些

时间:2019-12-09 02:44:54 作者:PT真人平台 浏览量:21722

带有wr的单词有哪些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见下图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如下图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见图

带有wr的单词有哪些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带有wr的单词有哪些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2.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带有wr的单词有哪些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澳门永利五分彩是真的吗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hg2088怎么注册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尊龙人生就是博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

和记娱乐h001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棋牌游戏平台制作公司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

相关资讯
怎么成为永利平台代理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

娱乐之唯一明星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

爱拼ap888被黑

劳格理(Greg Laurie)、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和詹特苏·富兰克林(Jentezen Franklin)是美国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也是国际性教会的领导者。他们有望加入到新成立的“基督教领导者大会”(Congress of ChristianLeaders)的第一届董事会。

今年春季,颇有影响力的西班牙裔福音派领袖塞缪尔·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和福音派传播执行人乔尼·摩尔(Johnnie Moore)以“全球基督肢体的福音团结”为题,成立了这个新的跨宗派代表机构。在接下来的数月中,该机构将举行第一次会议。

上周四,“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发布了一则新闻,列出了全球16位教会领袖们的名字,称他们是该机构第一届董事会的一部分成员。这些领袖们代表了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的基督教运动,并“集体影响了六大洲数以百万的基督徒”。

在一份声明中,摩尔表示说:“这群初始董事会成员,他们或领导着当地教会,或与当地教会社区有着深深的联系,而这是我喜爱他们最主要的原因。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并不打算取代或者对全球教会的工作进行补贴,而是想将这些领导者们聚集在一起,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社区服务。这个群体可以移山;事实上,他们连移动大陆都办得到。”

在接下里的数周内,“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会发布第二次新闻,届时将公布第一届董事会成员。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他们的就职大会还没有确定具体日期。

据信,首批董事会成员将包括:美国德克萨斯州普莱诺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教会(PrestonwoodBaptist Church in Plano, Texas)的高级牧师杰克·格雷厄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多教会的丰收基督徒团契(multi-campus HarvestChristian Fellowship based in California)的牧师劳格理;美国乔治亚州多地点的自由教堂敬拜中心(multi-site FreeChapel Worship Center)的牧师詹特苏·富兰克林。

与罗德里格斯和摩尔一同,劳格理、格雷厄姆和富兰克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非正式福音派顾问。

首届董事会成员的其他人选有:

•南非基督徒复兴教会(Christian Revival Church)的艾特·博斯霍夫(At Boshoff)

•巴西终点之家(葡语:da Casa Destino)的提亚哥·布路雷特(Tiago Brunet)

•印度好牧羊人教会(The Good Shepherd Church)的约瑟夫·达斯萨(Joseph D'Souza)

•澳大利亚星球震动者乐团(Planetshakers)的拉塞尔·埃文斯(Russell Evans)

•加拿大春天教会(Springs Church)的利昂·方丹(Leon Fontaine)

•墨西哥团结基督徒组织(西语:Grupo de Unidad Christiana de Mexico)的费米·加西亚(Fermin Garcia)

•秘鲁基督徒活水社区(西语:Comunidad Cristiana Agua Viva)的塞尔希奥·赫农(SergioHornung)

•厄瓜多尔信仰社区(西语:Comunidad de Fe)的戴维·英格曼(David Ingman)

•英国传教士卡农·J·约翰(Canon J. John)

•危地马拉上帝之家(西语:Casa de Dios)的卡什·卢纳(Cash Luna)

•新西兰城市影响教会(City Impact Church)的彼得·莫特洛克(Peter Mortlock)

•哥伦比亚全国和平使命(西语:Mision Paz a las Naciones)的约翰·弥尔顿·罗德里格斯(John Milton Rodriguez)

•波多黎各旧街教堂(Iglesia La Senda Antigua)的万达·罗隆(Wanda Rolon)

摩尔也向《基督邮报》透露说,尽管这些教会领导人被列为被提名人,但这所谓“被提名人”是一个小小的技术性称谓。

摩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们是董事会成员。但在本机构的第一次会议之前,他们都不能获得正式合法的投票”。邮件中,他还提到他们可能在十月中旬举行第一次会议。

罗德里格斯是全美西班牙裔基督教领袖会议(National Hispanic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的主席,同时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萨克拉门托新季节教会(New Season churchin Sacramento, California)的牧师。他将作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创始主席。

在一份声明中,罗德里格斯是这么表示的:“无法猜想名单上所列人物的影响力。简而言之,这些领导者不仅仅是有名的基督教牧师,同时也是具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影响力远超各自所在国的基督徒社区。这也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使命是围绕着能量融合,无疑这是来自上帝的异象,也适应当下。”

在过去的50年中,福音派运动呈指数增长,尤其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而“基督教领导者大会”的形成也是随着这股浪潮的。

摩尔足迹遍布全球各地,曾与世界各地遭到逼迫的各类信徒和教会领袖展开会谈。今年5月,他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希望可以为这些日益增长的独立福音派运动,提供一个 “同伴支持结构”来进行合作。

摩尔还是《基督邮报》一位高级编辑顾问。他表示:“事实上,世界上的大多数教会都是一个教会,呈指数增长,非常具有多样化。世界上的这些牧师们拥有非常庞大的教会和非常大规模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五六年,还有一些已经存在了十年。在这群领导人中,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独立运作,并没有同伴支持结构为其所用,也没有任何一家成立机构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

摩尔和罗德里格斯都是全国福音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of Evangelicals)的董事会成员。之前,摩尔曾经表示,基督教领导者大会将寻求取得全国福音协会和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Alliance)的会籍资格。

对此,摩尔解释说:“它们都是伟大的组织,我们也不打算取代它们或与其中任何一个展开竞争。我们希望与它们进行合作,回应我认为我们受邀和呼召去做的事情。一个关键性决定因素是:基督教领导者大会不是专门针对福音派而设的。”

....

热门资讯